众通网投稿网站
众通网文章投稿

渣女婚外情如何平衡

众通网欢迎投稿

小莫在二十年前,正好18岁,长得清秀水灵,父母虽说都是小城市的普通工人,但好歹也是国企的双职工,所以只生了小莫一个独女,宠爱得不得了。

小莫从小被父母保护得太好,成长过程中父母担心她早恋,各种管控,不让她和男生走得太近,中学放学时偶尔有同路的男生一起回来,父母都会盘问个不停。小莫确实不敢早恋,却压不住青春激涨的荷尔蒙,她在18岁那年,偷偷去街边租书店办了卡,悄悄读“禁书”。

那种书店,有成排的爱情小说,封面是绘制精美的女人头像,有古代的妃子,也有现代的丽人,像真人又不像真人的那种合成版,一眼看去,就是浓浓成人小说的情色味道。

小莫那年中专住校,学的旅游管理专业,也是女多男少。住校的时候,她就喜欢窝在宿舍被子里,成本成本读小说,书里描写的爱情,穿插着各种春色荡漾,每本书都会形容一些令人读了脸红心跳的桥段。

例如王妃爱上土匪,骄傲的王妃被霸气的土匪摁在身下强暴,羞辱的一夜竟然暮云百里,溪水飞鹤,后面竟是王妃颤栗着身子,蜷缩哀求,连连呢喃“嗯,啊,饶了我吧,嗯,啊,我还要,莫停……”

小莫非常好奇这样的场景究竟是怎么一种矛盾的唯美?既然是被强暴,为何还又纠结着激昂的欢欣?

每每读这种描写,小莫的内裤会湿哒哒一大片,深夜的被子里,她反复回想着书里的句子,脑海中把自己幻化成王妃,幻化成爱上霸气总裁的灰姑娘,或者幻化成某一本书里楚楚可怜的逃亡格格,遇见了邻国的九王爷。

不管爱情主角如何变换,都会从各种崎岖发展到缠绵缱绻。丛林里的深入浅出,山洞中悉悉索索地试探,汗水与泪水交织的喉咙干涸,被火山吸吮得沸腾激射。

无数失眠的深夜,小莫会在被窝里把内衣轻轻剥开,抚摸着日渐丰硕的乳房,双腿紧紧夹着,隐秘地,无声地与被褥摩挲,直到触电般的抖动袭来,小莫大张着口,像死不瞑目搁浅的鱼,对这个想不明白的世界深处凝望许久许久。

19岁,小莫中专毕业,父母拜托老同事的夫人,给塞进了一个政府单位下属的宾馆做登记员,就是有个小办公室,几个女人登记客人资料,安排会议住宿和就餐。

工作任务不重,相对清闲,虽然收入不高,倒也有五险。小莫每天和同事一起穿着职业装,盘着空姐一样的发型,化着赏心悦目的妆,三班倒得值班。

工作环境里也都是女同事,大家偶尔会谈论来往的宾客,就像男人议论女人一样,荤素皆备。

有很多次小莫都会遇见同一个人,就是上级领导的司机,他兼着秘书的工作,帮领导打理着各种琐碎。这人叫国强,长得浓眉大眼,健硕的轮廓,上身还是倒三角。

每次国强过来办登记,小莫她们都会在他走后谈论他的身材,挺拔的背影尤其好看,小莫听着,也跟着笑,但莫名其妙心里痒痒起来。

小莫和国强谁先看上的谁,已经说不清楚了,国强有一天偷偷塞给小莫一封信,写得很是客气又充满暧昧,说他要去外地进修一段时间,学习秘书职业培训,领导有意提拔他,以后不能常见面了。

这招让小莫变成了钩上挂着的鱼,在小莫心里,第一个男人给她写信,感情的萌芽刚刚出土,怎么就走了呢?一向羞涩的小莫变成了火锅上的烙铁,整个人无法淡定,冲着感情的火锅一头栽了进去。

此后的日子,小莫和国强在电话和信件里谈起了异地恋,人生第一次和男人说那么多情话的小莫,疯狂得晕头转向。办公室不方便煲电话粥,小莫就办了一堆的IC卡,下班就奔到街边电话亭排队,站在马路边上在话筒里你侬我侬得腻歪。

她当然总有各种借口解释回家晚,什么公交车晚点啊,什么单位加班啊,父母倒也没怎么盘查。

小莫和国强彼此给对方起了唯一的爱称,国强叫小莫猪猪,小莫叫国强熊熊。

国强从进修的外地寄了个玩具熊过来,挺敦实,厚粗布的质地,国强说这是老艺人的手工版,外面商场买不到。一个熊就把小莫甜蜜得不行,每晚把熊放在床头,紧紧抱着睡,夜里的春梦,就像抱着国强。

就这样过了三个月,国强给小莫的BB机上发了个留言,说要回来了。小莫像长了腿的风筝,上着班就跑出去打电话,问国强啥时候回来?几点回来?国强说太想小莫了,请假回来,后天凌晨四点半火车到站。小莫觉得国强真是对她太好了啊,那么忙,为了想她请假回来,那无论多早,她也要去车站接他啊。

国强回来的那天,小莫一夜没睡着,在挎包里放了把小水果刀。天色乌漆嘛黑,凌晨三点不到,小莫就从家里溜出去打车,直奔火车站。小莫站在出站口望眼欲穿,紧紧盯着出站口。那时候她还没有手机,唯恐错过了国强的身影,她自己也不敢肯定,她到底有没有记得清他长什么样子。

还好,凌晨五点刚过,国强就在一丛出站的人群中冒了出来,那浓眉大眼很好辨认,小莫迎过去,还没说话,国强就拉起了小莫的手,手心热乎乎地,小莫被他掌心的吸盘吸着,听话得跟着往外走。

微微亮的夏天,清晨有露水。国强长途跋涉,身上的汗味儿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国强突然蹲下,说要背着小莫走,小莫羞涩得跳上去,胸脯啪嗒一下贴上了国强的背,两个人第一次紧紧粘着,小莫的心脏跳得像喘不上气的小鹿。国强果然健硕,一直背着小莫不放下来,绕到人少的林荫道上,把小莫靠着树搁下,一个转身,一手扶着树干,一手托起小莫的下颌就吻了过来。

小莫惊恐得忘了闭眼,有洁癖的她竟然毫不排斥这张陌生又不陌生的男人的嘴,国强的舌头撬开小莫的牙齿,在小莫口腔里翻转腾挪,小莫彻底晕了,腿忘了长没长,手也忘了是不是自己的。她惊讶地发现,原来两个人的吐沫混在一起,竟然是甜味的。

正吻得天旋地转,小莫BB机狂叫,起床的老妈看到空荡荡的小莫卧室,慌了,连环夺命呼,让小莫抓紧回家。小莫很紧张,让国强一个人先走,她抓紧回家见妈妈。

等小莫到了家,见到母亲眼睛通红,哇啦一声哭了起来,挥起手往小莫背上拍,问她去哪了,可让爸妈担心死了。小莫没敢说实话,支支吾吾说心里不舒服,老睡不着,就跑出去晨练去了。

母亲自然不信,盘问她是不是交了男朋友,小莫还是没说,她还没想好国强是不是她的男朋友,母亲见逼不出来,就放过了她,让她收拾收拾,别耽误了上班。

经历了叛逆又疯狂的一夜,小莫胆子壮了,一上班就给国强打电话,然后下午给单位请了假,到了国强住的小招待所。

渣女婚外情如何平衡

国强没什么钱,开的是集体房间,一间屋里六张床,他住进去的时候,还没别人。小莫中午赶过去,俩人在街边小店吃了点儿面,就手拉手回宾馆。国强用力士白茉莉香皂洗手洗脸,那味道很浓,小莫也用了用,满手留香。

俩人没说太多废话,就静静坐在了最靠里的那个床沿,国强说咱把衣服脱了吧,他自己三下五除二把自己扒光了,钻到了被子里,看着小莫。小莫慌极了,没有脱,斜倚着床背靠国强躺着,国强伸手过来轻轻解小莫的裙子,小莫想起了书里的情节,大口喘着气,缩着脖子让国强解。

俩人光溜溜了,国强把小莫的手抓过来让她摸那杆粗枪,枪体又硬又滚烫,小莫身子僵硬得更紧,想抽手,却被国强牢牢扣住在枪托上。过了很久,国强拍了拍小莫的屁股,让她头朝下,屁股朝上趴着,还在小莫肚子底下垫了个枕头。

小莫问这是干嘛?国强说第一次,这样比较好进,俩人摆好了姿势,摆弄来摆弄去,还没开始找对门,砰砰砰,房间大门被敲响了。宾馆老板带着房间另一个租客要入住,小莫大红着脸慌乱得抓裙子。

国强倒还淡定,冲着门口叫“等等等等,一会儿就开。”几分钟后,俩人穿好衣服,国强跨着步子去开门,老板看到床上坐着的小莫,阴沉着脸说“有结婚证没?没有结婚证不能在这住哈。”

小莫低着头往外走,国强送她出去,一脸歉意。国强说“这里让你难堪了,我不住了,明天就换,到时候告诉你我在哪里。”小莫恋恋不舍看着国强,又回了单位。

第二天,小莫提前和同事调了班,国强发来新换的宾馆的位置,一个高校附近。小莫倒着公交赶过去,国强买了个蛋糕等她,但房间依然是多人间。小莫有点囧,国强说,他跟老板打好招呼了,他住多人间,交了两份钱,今晚这间房没别人再来。

两个年轻的身体挨近了坐着,就没办法矜持。小莫觉得自己昨天都被国强看到了裸体,那横竖都是国强的人,今天反而放开了要。小莫直接说,我来了,我愿意给你。

国强很激动,嗯嗯着答应,就把小莫又往床上摆,这次俩人面对面吻了大半天,国强把手往下一搭,从小莫腿间揽起一滩水,他扒了小莫的短裤,把裙子往上掀到小莫头顶,蒙住小莫的脸,整个火热的身体就盘踞在小莫身子上面。

小莫像书上写的那样劈开腿等着,国强一阵捅,小莫疼得声音嘶哑“不对吧不对吧,你找错地方了吧”喊着喊着,她感觉有个枪顶了进来,没动几下,国强就瘫软成一头狼狈的野兽。

国强说“啊,咱俩终于合二为一了,对不起,第一次我太紧张。”小莫没觉到任何快感,就这么结束了,她有点懵。起身拿开裙子一看,床单上一片红,小莫突然哭了,抱着国强说“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这辈子都不要离开我!!!”

国强给她抹眼泪,揽着她的头说,我要为你负责一辈子,我要疼你一辈子,然后一口一口喂小莫蛋糕吃。

俩人墨迹到傍晚,国强给小莫出去买了紧急避孕药,送小莫到公交车站。小莫抓着车顶把手冲国强挥手,她心里想,从今天起,我不一样了,我变成了个真正的女人。

晚上小莫拿了个小盆清洗屁股,明显觉得有地方裂开了几块儿,斜敞着口子。小莫没有羞耻,只感觉到了叛逆的巨大亢奋。坚守二十年没谈过男朋友,二十岁竟然破了处,这真是令人激动。

这往后,小莫和国强每天都插空见个面,国强的技术有点长进,也学会了用避孕套。俩人腻了一周,国强又回去继续培训,小莫心里很笃定,安心得做起了国强的女人。

又过了两个月国强回来,是调动了不假,但不是领导身边的秘书,而不知道被啥人挤了名额,依然做司机兼二秘。小莫正式给家里说了国强的存在,小莫爸妈不同意,嫌弃国强是外地人,没什么钱不说,工作也不是正式编制。小莫倒不在意,顶着家里的压力继续和国强约会,俩人只要有机会就偷偷开房,但都是很低端的小宾馆。

有一次,国强找了个老巷子里的个小平房,里面的床上没有软床垫,就是硬床板上铺着床单和凉席。国强站着把小莫的腿高高架起,酣畅淋漓得搞了一刻钟,小莫的背上却磨红了一大片,生疼生疼地。

跟着国强这么苦这么憋屈,小莫一直没觉得委屈,俩人就这么鱼水着,不择地方的交缠。国强为了和小莫联系更方便,花800块给小莫买了个小灵通电话,比手机便宜,但那白色的机身还挺好看。

小莫依然觉得国强对她真好真好,除了手机,国强还买过“石头记”的项链送给小莫,一根红绳穿在一枚琥珀色的小石头上面,是国强亲自给小莫挂脖子上的,小莫洗澡都不摘下来。

直到小莫爸爸带着老同事介绍的王博给小莫认识,小莫才发现,哪里有些不一样了。

王博大学毕业,公务员,长得虽然不像国强那样浓眉大眼,但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很干净很有修养的模样。爸爸让小莫和王博处处朋友,这是赵叔叔特地给小莫介绍的对象。小莫不好拒绝,就很客气地和王博交流。

王博每天都很文雅地给小莫发信息关怀,一有时间,就来小莫家楼下接小莫出去吃饭,吃得都是高级饭店。

小莫第一次吃日式料理,就是王博带着的;第一次吃佛跳墙,也是王博带着的。王博每次都会很绅士地给小莫拉椅子,笑盈盈地给小莫夹菜。小莫觉得王博这人不错,有时会在和王博约会的时候出去接国强的电话,但她没告诉国强认识了王博,也没告诉王博她早有了国强。

过了一阵子,王博找到小莫,说自己要出差一个月,他很喜欢小莫,会想她的,然后,从包里递给小莫一个长条型的锦盒,小莫打开一看,是一条坠着蓝宝石的白金项链,盒子里还有发票,是本地著名金店的发票,写着6800元。

小莫很震撼,心底有一些瓦片松动了,掉落了,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觉得委屈,为自己之前委屈。6800块,只是和王博认识了一个来月,王博就这么在乎她。她和国强的一年多,她有啥?

那天,小莫主动拉着王博的手,说了很多感动的话。

这天晚上,小莫照着镜子,把脖子上的石头记摘了,戴上王博给的白金项链。她开始很哀伤得回忆,回忆自己最干净最美好的第一次,那么廉价。

王博走后,小莫脚踏两只船的日子轻松了很多,不用在两个男人之间撒谎了,她周末和国强约会,让国强带她吃日料,没想到国强突然暴怒“日本人的东西你也吃?小日本那么坏,你怎么能吃日料呢?这么不爱国?!”然后气鼓鼓地走在前面,把小莫甩老远。

小莫突然觉得国强好陌生啊,而且还嘴脸那么恶心。她回忆着相处的这些日子,有一次和国强坐公交,望着本市最豪华的那片小区,小莫只是憧憬了一下,说住在那里真好啊。国强就数落了小莫一路,说你怎么这么爱慕虚荣呢?那天也是两人冷战。

王博没出现之前,小莫没觉得有太大问题。王博出现以后,她突然发现她和国强之前,其实存在很多很多很大的问题,她俩压根不是一路人啊。

后来小莫提出和国强分手,国强慌了,哭的泪流满面,跑小莫楼底下堵小莫,被王博发现,王博提出分手,小莫更恨国强了,他就算没有王博,也不想再和国强回头。

国强堵小莫堵了好几次,后来恶狠狠找到小莫单位,嚷着让小莫还给他小灵通,那可是800块钱买的!

小莫把小灵通删空了,还给国强,给他说,老死不相往来!!!

给我讲述这个故事的小莫,今年38岁了,她有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先生,个子不高,但心底宽厚。他带着小莫住在小莫当年相中的那片最好的小区,虽然现在已经不是最好的了,但小莫很知足。

回忆往昔,小莫说“人都说初恋最难忘,但其实,不经过一些比较,你哪里知道什么才是爱情?!那些年少时的荒唐,只是性的冲动让脑子进了水。

有些感情需要当真,有些感情,即使说过海誓山盟,也许在日后看来,连场笑话都不是。”

你可能不是行业专家,但你一定有独特的观点和视角,
赶紧和业内人士分享吧!----文章投稿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清除
联系QQ3410265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