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通网投稿网站
众通网文章投稿

小三劝退师:为她抛妻弃子的男人

众通网欢迎投稿

和程海元相亲没多久,夏冰就在朋友圈公布了自己的婚讯,惊倒一大片人。

就连关系最好的闺蜜也打来电话说:你真的考虑好了么,认识没多久就闪婚,关键对方还是个二婚的,你了解清楚了嘛,千万别因为被催急了就头脑发热……

夏冰心里有点暖,笑着答道:放心吧,我把他祖宗十八代都调查清楚了,而且自己还挺中意这个人的。

挂完电话,心里却隐隐有一丝愧疚。纵使是最好的闺蜜,也有些秘密是无法说出口的。譬如,她和程海元并非相亲认识的。

早在相亲以前,她已经给他做了六年的地下情人。

能够心甘情愿默默无闻地给已婚男人当小三,要么图财,要么为爱。然而,夏冰其实两样都算不上。

要说为钱吧,程海元在她身上花的并不多,要说为爱吧,她对他还没迷恋到那程度。

夏冰出生于小县城,上面有两个哥哥,家境一般。大专毕业后,她在父母的强烈要求下,回到小县城当老师。

没多久,父母就开始逼迫她相亲。他们对男方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彩礼要高。对于工薪阶层的他们而言,只有女儿的彩礼钱,才能缓解两个儿子成家带来的忧虑。

然而,夏冰的长相顶多算清秀,除了大专学历,实在没什么能拿出手的。相亲对象的年纪一个比一个大,甚至还有结过三次婚的。

夏冰挣扎了两年,眼见着命运的大手就要压下来,她不甘心,带着微薄的积蓄只身逃到城市。她不敢和父母联系,只用公用电话告诉他们,她会努力赚钱帮哥哥们结婚,帮他们养老,把亏欠他们的都还给他们。

这一年,她不过二十三岁。

一个人在城市摸爬滚打,看过深夜的路灯,吹过凌晨的冷风,被男人占过便宜,被女人穿过小鞋,终于百炼成钢,不仅替哥哥们解决了婚姻大事,还为自己购置了车房。

只是,老家,再也回不去了。

这一年,她已经二十八岁了。

在夏冰老家,二十八岁的姑娘就是菜市场卖不出去的老白菜,别提彩礼,能有男人赏脸娶就不错了。这种情况下,她更愿意待在城市。至少,城市里的女人,青春期更长。城市里的优秀男人,也更多。

认识程海元时,夏冰有一个交往了半年的男友。对方和她一样,出身不高,在城市里披荆斩棘方有了立足之地。两人名义上是男女朋友,实际上都在试探彼此的份量,锱铢必较,同时各有算盘。

适逢程海元的公司有一个大订单,而作为项目经理的他在这个订单中有不小的话语权。夏冰费了好一番劲才获得请他吃饭的机会,为了表诚意,她一上来就给自己满上,先干为敬。

她没有背景,姿色不够,能够混出头靠的就是不要命的劲儿。上大学那会儿喝杯啤酒就晕乎的她,进了好几次医院后,生生练出一桌男人都不敌的酒量。

她喝完第三杯,还要继续,程海元一把接过酒瓶,叹口气说:傻姑娘,酒不是这样喝的,你刚刚说的我都听进去了,我愿意把单子给你们公司,你别再喝了。

夏冰的酒杯停在半空中,人也悬在半空中。她实在是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盯着程海元,确定他的样子并不似玩笑后,她如坠云里雾里。

一直以来,酒桌上的男人们都会想法子让她多喝点,从来没有人跟她说别喝了。就连她的男朋友,知道她有胃病也不会阻止她喝酒,因为觉得客户更重要。

放下酒杯,夏冰有点不是滋味,余光瞥向程海元。只见他专心看合同,一副思索的模样。他的眉毛很浓,皱起时像泼墨的画峰。

两天后,夏冰接到程海元的电话,让她带着合同去他们公司。直到签字完毕,她仍不敢置信,居然就这样轻松拿下了。她私下给他转了一笔钱,他没有收,只给她回复一句:以后少喝酒。

夏冰反复咀嚼这五个字,有点不知所措。她想,他如果想潜规则她,她大抵是愿意的。毕竟成年人的世界,欠什么都不敢欠人情。

然而,程海元似乎把她忘了,和她对接工作也是他的下属来完成。

他的温暖是一个迷,突如其来,却在夏冰的心房留下了痕迹。平日里还不曾察觉,一旦心被割开,就格外明显。

再一次联系,仍然是夏冰主动的。

她名义上的男朋友找到了理想中的马,于是干脆利落地踹了她这头驴。她不爱他,但是憋屈得很。一个人坐在窗台上喝酒,看着万家灯火泪流满面。

喝到一半,觉得没劲得很,翻出通讯录,想找个人一起疯。翻了大半天,竟没有一个合适的人。最好的闺蜜刚生完孩子,日子过得鸡飞狗跳,哪有闲情管她。剩下的人,基本都是工作相识,多少沾点利益关系,自然不敢敞开心扉。

夏冰从来没有这样孤独过,不知灌了自己多少杯酒后,她哭着打电话给程海元,稀里糊涂地说了一大堆醉话,边说边哭。

程海元半个小时就到了,看到哭花了妆眼泪鼻涕糊一脸的她,竟然没有掉头就走。他拿纸巾替她擦干脸上的水,把她抱在怀里,像哄孩子一样轻轻拍她的背。

就这样,夏冰在他怀里睡着了,睡得很香。他们搂着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醒来,夏冰一睁眼就看到他下巴上泛青的胡子茬。阳光照着他的半边脸,有一种令人向往的温暖。

他睁开眼,静静地看着她。

谁也没有说话,光靠眼神已读懂彼此。

室内渐渐响起喘息声,仿佛一只寂寞的兽在做最后的挣扎。

尽管生理心理都得到巨大的满足,夏冰依旧保持着清醒的头脑。程海元比她大五岁,已经结婚生子,况且区区一个项目经理,工资并不比她高多少。无论如何,他绝不是她的良配。

但是,一个人的滋味实在不好受,一晌贪欢,她多少舍不掉他的温暖。好在两个人都有分寸,她从不干涉他的家庭,他也从不影响她的生活。

同事介绍了相亲对象,她如果拿不准主意是否要去见面时,会让他帮忙参考提供建议。结婚纪念日到了,他不知道送妻子什么礼物,会直接请她代为挑选。

没有期望,就没有要求。只要程海元付出一丁点儿,夏冰就觉得挺好的,因为是额外的。

小三劝退师:为她抛妻弃子的男人

有一次,她深夜发朋友圈说想吃蟹粉馄饨。二十分钟后,他送来了,说自己本来快睡着了,看到她的朋友圈就出来找馄饨。

夏冰在他的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笑着低头吃馄饨,眼泪在汤里荡起一圈水花。

后来,她无意中在他手机里得知,那天晚上他其实恰好就在她家附近和朋友喝酒,给她送馄饨不过是顺水人情。

她没有去拆穿,感动虽然打了折扣,仍然是感动。

她陆陆续续又处了几个对象,时间都不长。成年男女的交往,残酷而直接,将彼此扒筋抽骨地搁在称上,不合斤两的,立刻丢弃。不是她在挑人,就是人在挑她,没完没了。

慢慢地,她竟不着急了。反正已经三十多,再等个五六年,还是三十多。那时候,她因为表现突出,职位连升两级,有车有房有钱,对男人反而没那么依赖,只求顺心的。

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程海元。当她感到生活没劲时,就会找他。无论生理还是心理上的空虚,他都能满足。

夏冰从没想过登堂入室,因为觉得不值。她既不想给他儿子做后妈,也不想为了他被原配打。好不容易在城市扎稳脚跟,她可不会为了区区一个男人毁了自己的辛苦。

所以,和他的一切,她始终三缄其口,连最好的闺蜜都不知道。她潜意识里认为,他们之间是见不得光的,迟早会消失于无形。

当程海元整整三个月没有主动找她时,她猜想,他们应该是结束了。她没有追问原因,只是默默删除了他的联系方式。

难过,自然是有的。好在一开始就没有抱期望,她除了偶尔坐在窗台上发发呆,并无其他反应。

没想到,程海元很快就出现了,而且带着离婚证。

对于一个小三而言,大概没有比离婚证更难得的恭维。

理智如夏冰,在听到相处了六年的男人说他为了她抛妻弃子不顾一切后,终于坐不住了。

她承认自己可耻,却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可以为她做到这个地步。

他都为她离婚了,她还能不嫁么。

为了不引人怀疑,在夏冰的要求下,两人特意进行了一场相亲,在朋友面前假装是初相识。

她以为,抹去所有不光明的痕迹,他们就可以重新开始,以最幸福的姿态。

殊不知,一切早有伏笔。

夏冰的心态是在婚后半年左右开始崩的。

程海元离婚时,把房子留给了前妻,结婚后便搬到夏冰的房子住。既然抛妻弃子,补偿肯定是要有的,所以他几乎相当于净身出户,婚礼的开销全部由夏冰承担。

她若稍有不满,他便皱着眉头叹气道:我为了你抛弃他们娘俩,总不能再断了他们的活路,反正我人都是你的了,以后我挣的还不都是你的!

他虽这样说,却不见拿出工资卡。

新婚燕尔,夏冰沉浸在幸福中,后知后觉。等到惊醒时,钱包早已缩水大半。她悚然,不求男人养自己,怎的反倒养起男人来,这算哪门子婚姻。

面对她的指责,程海元委屈巴巴地道来,自从两年前在办公室斗争里败下阵来,他的职位一降再降,收入大不如从前。

他说话的时候,眉毛耸在一起,仿佛聚拢的峰峦。

夏冰不由得想到初见面时,他皱着眉让她别再喝了。

想到他为她抛弃一切,工作也不顺,她终究心软下来,不忍再苛责。反正她挣得多,不差他那点钱,只要他一心一意,这日子就还能过。

何曾想到,他连一心一意都没有。

程海元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夏冰从他后面经过,无意中一瞥,醒目的转账520映入眼帘。数字太特别,想忽略都不行。

他察觉到她的视线,慌忙收起手机。无论她如何要,就是不给。眼见她生气了,他干脆耍起无赖,说她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们以前都会给彼此自由和空间,绝对尊重和信任对方。

夏冰气得心肝乱颤,不怒反笑,以前能和现在比么?以前是什么身份,现在是什么身份!

她倒是有点怀念对他无欲无求的日子,没有期待,就没有伤害。

手机终究没能看到,程海元嬉笑如从前,她却辗转难眠。

在夏冰的委托下,我们对她的丈夫程海元进行了跟踪调查。很快有了收获,程海元不仅有婚外情人,还有多名暧昧对象。而且,这个婚外情人在他和夏冰结婚前就认识了。

夏冰呆若木鸡,久久说不出话来。

她想办法约见了程海元的前妻,对方一开始不肯答应,架不住她的苦苦哀求才勉强赴约。

前妻精气神很好,看不出来是被抛弃的人。听到夏冰问他们离婚的原因,她柳眉微蹙,似笑非笑地说: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怪不得,不然我想他那样的人怎么会有女人上赶着要嫁……

原来,程海元从来就没有为谁抛妻弃子,是他的前妻不要他了。他出轨已婚女同事,被她捉奸在床,拍下照片,威胁之下才净身出户。

夏冰不停搅动杯子里的咖啡,以此掩饰自己的慌乱。然而,她的耳根子鲜红欲滴,出卖了她的窘态。

前妻抿了一口咖啡,云淡风轻地说道:有的男人啊真真假假,让人压根就看不清,最好的办法就是别碰。连自己都能守住的女人,还有什么守不住。

夏冰听得在理,并不觉得对方在讽刺,只恨自己不争气,因为男人的一句鬼话,就稀里糊涂地飘了。所幸损失不算惨重,还来得及。

家里的一切基本都是夏冰的,所以离婚时没什么好分割的,她像撵瘟神一样将程海元请了出去,丝毫不念旧情。就这样,他再一次净身出户。

只是这一次,不知是否还会有一个自作多情的姑娘来拯救他。

你可能不是行业专家,但你一定有独特的观点和视角,
赶紧和业内人士分享吧!----文章投稿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清除
联系QQ3410265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