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通网投稿网站
众通网文章投稿

关于找情人,两中年渣男对话录

众通网欢迎投稿

本文说明:

这篇文章是自称小妮子的读者给我投稿的, A 是她的情人, B 是情人的好哥们。这篇文章以对话的形式写就,并非三个人就真坐在一起这么对话,而是 A 和 B 在不同时间和场合里,对于找情人,都讲过一些观点和现实发生的例子,她就“蒙太奇”一下,想象成他们仨在一起对话,写成这样一篇文章。

卯叔觉得,虽未真实发生,但讲的是真实的事情,是这类男人坦白到底的观点,挺有新意,所以就刊登了。

A:

我属于流动资金尚算充足的商人,所以不乏投怀送抱的女人,当然我本身也喜欢情爱这码子事,食色,性也。也是男人自古以来就不断追求的事情吧,除了金钱、权力,我认为剩下的就是那点事了。

好的情爱,可以让人精神抖擞,如沐春风,在一场酣畅淋漓的角逐之后,虽然满身疲惫,但精神是满足的。这个运动,你说男人舒适么?享受过程的是女人,而男人只享受最后三秒的迸发,子弹出膛的那一刻。

我周旋于不同女人之间,喜欢尝试不同女人带来的不同感受,但是很多女人就是一枪 OVER ,毫无兴趣,当然我也给钱,不然显得吃相太难看。

你问我选女人,当然肤白貌美,又懂事乖巧,自然是求之不得,但是少之又少。很多时候男人选女人,过得去,满足功能就可以了。

总的说来我更喜欢少妇,因为她们有自己的家庭、事业,不会过分胡搅蛮缠、要求陪伴,懂得分寸,不会不分时间地打搅我的生活,也不会经济拮据到开口要钱。我认为良家比小姑娘更好。

对于不同女人,我给的钱也会有区别。安全舒适,在一起时间久的,我自然会多给点。但是对在女人身上花钱这个事情,我是有预算的。随着物价的变化,随着时间长短、性格好坏,我又会给与不同的金额。

比如有个姑娘,刚跟我一起的时候,还是未婚,长得也还行,但是所谓好看,未必好吃,吃过以后,觉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就是有事没事拿过来用用吧,仅此而已。

后来这个姑娘结婚生子,结婚就表明说不跟我继续了。谁知道,生完孩子,就离婚了,带着孩子离的,啥也没捞到。这个姑娘呢,找了自己妈妈带孩子,又租房子,一个月几千块的工资,想想也是不够啊,所以她就选择继续跟我保持这种关系。

但是渐渐的就不对了,什么生日要给她红包,情人节要红包,七夕要红包,三八节要红包,反正能想到的都要红包。我一概拒绝,因为在我这里,从来没有先例,你不可能成为第一个。于是,姑娘就跟我生气,不理我。不理就不理啊,我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多的是投怀送抱的。

后来姑娘看情况不对,又买了鞋子来讨好我,我不要,姑娘硬给。那就要吧,又继续好上了。但是国庆又来问我要钱,这次我是真的火了,把她骂了一顿,然后就彻底分了。

这个是无形的雷啊,有个娃,有个妈,租房子,万一以后爸也不工作了,一家三口赖上我,我也怕,本来就是玩玩的,搞得要鸡飞狗跳的,所以赶紧撤。

如果你问,那人家就问你要个一万块,你为什么不给?因为你不能开口问我要,你开口要了,我就看不起你;我自己给你,是我愿意给。有了第一个一万,后面会有无数个一万在等你,无底洞。

关于找情人,两中年渣男对话录

B:

对对,我也碰到一个,是很多年前的同事。

那时候我还年轻,去一公司上班,我们是同一个办公室。她能力一般,但是女强人的范;我外柔内刚,所以比较聊得来。她当时有流露出想和我谈朋友的意思,但我没有接招,她也知道我是拒绝了,所以一直以哥们相称。

不接招是因为,她不是我选妻子的标准,并不是我信守“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而是感觉我惹不起她。

我得承认,自己表面正人君子,心里面有男盗女娼的思想,那时候就有幻想,和她在床上,会是怎样一番风景呢?

当然这个想法并没有强烈到让自己去付诸行动,而只是一个想法,但这个想法一直埋藏在心底,所以,等十几年后的今天,老子也发财了,我就想实现这个梦想。

所以我就主动撩她——嗯,我们都离开了那个公司多年,但我们一直躺在对方的 QQ 里,这么多年都会在春节时互相问候一句。

她也知道我炒房炒股有钱,所以我约她出来吃饭,她很爽快就答应了。

她的爽快答应,让我们彼此都有心照不宣的感觉。因为,在我约她之前的聊天中,我说我赚了点小钱,她说她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来,而她老公是个妈宝男,差不多就是窝囊废,她有时很想有一个人给她撑一撑。

我有钱,她缺钱,我邀约,她赴约,我邀在酒店,她也不拒绝,这不就很明了吗?

第一次,心情是很激动的,梦想了十几年的女强人将要在自己的身下,这种满足感岂是找小姐可以替代的?

我还是一个有点浪漫主义的男人,我给她准备了一条白金项链,我想象中是吃完饭,邀请她去我事先开好的房间,一进房间我就把她壁咚了,然后拿出项链来给她的脖子戴了,再然后水到渠成……

前面都基本按照我的剧本进行,只是亲吻完,我让她闭上眼睛,要给她送个礼物,把项链挂在她脖子上后,她直截了当地来了一句:

“不如给我钱!下次你就直接给我现金吧!”

说实话,我一下就倒了胃口,就好像一盘香喷喷的菜端上来,正准备品尝时,发现有一根头发丝!

但也不能不吃呀,我还是想吃,所以用哈哈大笑把这个给圆过去,我说:宝贝儿,现金也有,我给你去拿。

我的包里真有五千块现金,我去取出来,朝她晃了晃,转到她的包里。我们的包正好都放在一起。

她笑了,我也笑了。

后来床上非常和谐。

但是,我后来没有再约她。她也好面子,没有主动约我。

直到情人节的前一天,她问,不祝她情人节快乐吗?我说今天可以祝,明天太危险,就提前祝吧。于是顺手给她转 2000 块钱。她很高兴,说以后都要有这种仪式感呀,一年当中有 2 月情人节(西方的), 7 月情人节(我国的),三八节,六一节,中秋节,新年,春节,生日,一个也不能少。

我说好好好,但过了几天,我就把她拉黑了。

我之所以给她 2000 块钱,一是不驳她的面子;二是我觉得她值得一万多,因为上次项链加现金一万出头;三是我也是最后一次试探,看她的反应。

见她这个反应,让我觉得她是一个无底洞,至少我得替她还房贷。这个也不是不可以,但不能是逼我,得我主动,我愿意才行。你主动提,我被动接,我就没法控制,所以,尝了一次鲜,我也了却了心愿,满足了,这时候快刀斩乱麻,是“性价比”最高的。

A:

哈哈,老弟,咱俩是英雄所见略同!来,干一杯!我觉得你比我强,我碰到这种女人,绝对不会和谐的,多半是草草了事。

不能和谐,何必长久?所以长久的,必然是要和谐的。什么样的女人能与我和谐呢?就是小妮子这样的。小妮子,你来说说,咱们之间的事情?

小妮子:

我听你们说这些真是无语。

我开口要钱,就做好两手准备:第一,要么不要,口都开了,就不会只要一万五千的;第二,如果要不到,或者金额达不到的,那我就自己自觉走人了。

说起这个,就是题外话了,我逢年过节都不给你发消息的,都是你给我主动发消息,我就是礼貌性回复,不多啰嗦。你每次都会给我大红包,我每次都是拒绝,对不对?但是我拒绝,你每次都让我一定收下。你有一次也说,你就是贱的,说得我都笑了。

今年你突发奇想,说要给我换个车,其实在这之前,你已经给我一笔钱了。我说,不要了,你已经给过我了,而且多了,我是粗人,就破车滚滚。你说,不行的,太蹩脚了,换个 50 来万的吧。我说不用了,谢谢。我说你实在想给,要不就折现吧,我拿了钱,钱生钱,再买车。而车是落地就贬值,不会给你再生资源出来。

于是你就给了我 50 万,我把 50 万投了期货。20 天吧,我做到了一倍,我就把 50 万还给你了。我还跟你说了,我手上的这 50 万,我继续做,做多少,月结,利润一人一半,对吧?

你问我,我们是情人,还是兄弟哥们?我说,随便你,你觉得哪个角色更适合就哪个好了,重要的是,床上床下均和谐,这是我们的共识。

A:

是是是,所以我稀罕你,我希望你再陪伴我十年。

我没有给过哪个女人 50 万,但我给你并不觉得心疼,不是说你还我本金我就不心疼,而是我主动,我愿意。相反像其他女人,主动提要,其实我知道,她们的预期也不会超过 50 万,但不说要 50 万,要 5 万,我就觉得很不爽。不是说 5 万给不起,而是我不开口,你不能主动。

B:

老哥说得对,在我们男人眼里,主动与被动,就分为两种女人。主动的,一次 OVRE ,被动的,长期保留。

小妮子:(内心独白)

我觉得女人一定要看得透,拎得清,什么时间,什么地位,做什么事情。要学会从男人角度思考问题,多听听,多想想,他们的内心是怎么思考的,这样,你对于任何事情,我相信都会游刃有余,在博弈中,也才有机会占上风。

这些心里话,与小姐妹们共勉。

分割线

卯叔评论:

真心地讲,面对 A、B 这两油腻渣叔的真心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评论了。关于男人的评论,主要交给你们吧,我就简单说两句。

A、B 这俩商人,有钱,家里的老婆都是老实的农村妇女,只管孩子,不管他们;他们呢,不管孩子,不管老婆,只管给钱,或许都不交“公粮”,性/生活往外求。而其他女人呢,主动往上扑或半推半就多的是,这种两厢情愿又不违法犯罪,卯叔能拿他们咋滴?

有一些挑剔的读者,对我要求很高,要我刊登的文章伟、光、正,说因为我是大号,要倡导主流。

我确实也想,但转而又想,不是有很多正儿八经的公众号么?我这个被民间封为 “妇女之友”的号,大家就睁只眼闭只眼吧,觉得好看的就看一眼,觉得不好看的闭上双眼。但是,要让我拒绝面对真实,对形形色色的情、爱、性、欲方面的观点,旁流的都视而不见,做一个某联播式的情爱号,恐怕,我做不到。

大家都是成年人,我相信大家面对各种观点,能做出自己的判断与选择。

你可能不是行业专家,但你一定有独特的观点和视角,
赶紧和业内人士分享吧!----文章投稿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清除
联系QQ3410265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