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通网投稿网站
众通网文章投稿

少年的你:在欺凌中,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

众通网欢迎投稿

少年的你:在欺凌中,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

图片来自电影剧照《少年的你》终于上映了。

这是一个有痞帅的易烊千玺弟弟,有遭受校园欺凌的周冬雨,有爱情,也有血案的故事。

而还有一种从头贯穿到尾的东西,说不上来。

仔细想想,大概可以称之为少年的绝望。

我想很多人都经历过类似的场景:在学校被欺负了,回去告诉父母,父母说:“你不会打回去吗?怎么那么怂?”或是 “你离Ta远点,别惹Ta,Ta就不会欺负你了。”

告诉老师,老师又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就是同学间开玩笑,没那么严重。”

然后这件事闹到学校,学校又回应说:“只是偶发事件,不足以构成校园欺凌。”

绕来绕去,那个遭受欺凌的孩子,却不断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与失望——其中有些人,就会真的像《少年的你》那样走向极端。

不多剧透,但借着这部电影,我们很想再多聊聊“欺凌”这件事。

希望这篇文章能让更多人了解欺凌,让更多孩子免受欺凌的侵害。

少年的你:在欺凌中,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

(文章有点长,如果你愿意看完,我们会很感激。)

1. 欺凌的数字,远比你想象中多得多

欺凌(Bullying,也叫霸凌)行为有两个重要特点:

欺凌是一种不对等行为,只有攻击者在身体上、权力上或社会地位上强于受害者时,所进行的攻击行为才能被视为欺凌。

欺凌往往是一种习惯性行为,极有可能会反复发生。

欺凌的发生要比我们想象的频繁的多,也普遍的多。据国外统计,有47%的加拿大学生报告曾经受过欺凌,2015年美国教育统计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22%的高中生在过去的一年中曾遭受过欺凌,5-18岁的学生中有21.8%表示曾经被欺凌过。我国数据依然暂缺,但情况可以想象,并不乐观。

2. 欺凌有很多“花样”,却没有理由

欺凌都有哪些形式?可太多了。

言语上:

起带有侮辱性的外号,或使用羞辱性的话语

嘲笑讽刺(阴阳怪气)

散播关于他人的谣言

威胁 、恐吓、强迫他人做ta不想做的事情

敲诈勒索,干涉他人的个人财物

行为上:

故意忽视:在群体中把你当透明人,或在他人试图与你交流时进行打扰中断。

集结他人一起排挤孤立你

暴力行为、肢体攻击: 校园中最常见的欺凌形式,却常常被认为是“小孩子打打闹闹很正常”。

少年的你:在欺凌中,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

这几年,欺凌还蔓延到了网上的胡言秽语,以及羞辱性的照片、表情包、视频......90%被网络欺凌的孩子,也曾经被传统方式欺凌过。

但被欺负的孩子们有什么错呢?可能因为ta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因为ta不爱说话,或者因为体型、外貌等等——似乎受欺负的都是胖胖的小女孩或者瘦弱的小男孩。

然后家长就常常教育孩子:“你不要表现得那么软弱,你不要招惹那些高年级的孩子,你不要...”

你看,人们总是喜欢教育受害者,因为这是最容易的。

3. 在欺凌中,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欺凌不仅仅是两个对立方所产生的行为。

在欺凌发生的瞬间,所有在场的人都会被卷入其中。心理学家Salmivalli把参与欺凌的人分为以下几种类型(除欺凌者与受害者外):

协助者(assistant)是欺凌中最大的帮凶,也是最软弱的。在欺凌者首先实施欺凌行为之后,协助者会迫切地想要加入到其中。我们校园中经常会见到这样的情景,一开始只有一个人欺负人,后来更多的人加入。协助欺凌者好像是一种保护自己的行为,类似「站队」:我跟你是一拨的,我帮你欺负别人,你别欺负我。

起哄者(reinforce)如果个体对于帮助他人之后的预期是偏负性的,例如会认同「枪打出头鸟」、「我并不能改变什么」,那么将很有可能成为起哄者。

局外人(outsider)在面对欺凌行为发生时可能会选择回避、直接走开。但他们是欺凌事件中变数最大的角色,如果他们能够改变对于反抗欺凌的负性预期,那么将会起到积极的作用。

抵抗者(defender)是欺凌行为中最具保护性的人,是与受害者站在一边的。这些敢于反抗欺凌者的孩子具有较高的自我效能,也具有更强的社会竞争力,可以更好地保护自己不受伤害,较少产生心理健康问题。

少年的你:在欺凌中,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

4. 校园欺凌的后果,也远比想象中更严重

有一位受害者这样描述自己遭遇欺凌后的感觉:

“就像上学路上的每一步都像在走向坟墓。”

根据统计,校园欺凌会对一个人造成这些影响:

失眠。在校园中曾受到过欺凌的孩子可能会有更多的睡眠问题,并且问题的严重性随着暴露于欺凌的次数的增多而提高。

心理失常。校园欺凌受害者的抑郁水平显著高于没有遭受过欺凌的孩子。遭受过严重的欺凌行为甚至有可能导致受害者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感到缺乏自信,自尊降低。被欺凌经历越多、时间越长,个体的自尊水平越低。

影响正常学习。欺凌会导致认知功能受损,如记忆力下降、注意力不集中等,遭受欺凌的孩子常常表现出学习成绩下降,翘课、甚至辍学。而在我国,普遍情况就是,只有当一件事情影响到孩子成绩时,才会引起家长关注:是不是孩子遇到什么问题了。我国父母对于孩子成绩下降有多敏感,在孩子心理健康方面就有多愚钝。

严重行为问题。被欺凌的孩子很可能会发展出品行障碍,以及成年后的反社会型人格。美国每15起校园枪击案中,有12个枪击者都曾经被欺凌过。

长期的逆境会导致人的情感反应系统长期处于激活状态,这对于心理健康产生很大的危害,尤其对于正处于发展期的儿童来说,大脑的可塑性较强,这种慢性压力甚至会永久地损坏大脑神经元。

这些身体、心理以及行为上的负面影响都可能引起随后愈加严重的欺凌,使欺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九年制义务教育,对那些饱受欺凌的孩子来说,就是受长达九年的罪。

少年的你:在欺凌中,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

至于欺凌者,

They won't easily get away with this.

行为实验表明,欺凌他人的人,往往并不会获益。相反,欺凌者在欺负他人时可能会体验到强烈的愤怒、羞愧、罪恶感。

此外,欺凌行为可能是习得的。很多欺凌行为的实施者同时也有可能是被欺凌的对象,可能是从父母身上习得的行为模式,这类孩子有很高的患有抑郁、焦虑情绪障碍以及自杀的风险。

欺凌者并不是胜利和强势的存在,他们的人生并不会好过。据调查,小时候曾作为校园欺凌者孩子,在长大后有更高的风险参与暴力事件、酗酒、吸毒以及犯罪行为。

少年的你:在欺凌中,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

5. 面对欺凌,我们应该怎么做?

1. 不指责受害者、不鼓励以暴制暴

我们常常听到一些声音,比如“是爷们就不要怂,打回去Ta就不敢再欺负你了。”或者文章开头所说的“一个巴掌拍不响,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遭受校园欺凌对于受害者而言已经十分痛苦,如果再有许多人关注,舆论的压力对一个孩子而言更是难以承担,不指责受害者,是每一个关注者所应做的。

2. 承认和面对“欺凌”的存在

老师、家长、校方首先应该承认欺凌事件的存在。我们不能给欺凌随随便便安上一个别的名字(开玩笑、淘气),更不能因为是“偶然事件”或是因为欺凌者父母否认,就装作它不存在,去否认被欺凌者的感受。

承认被欺凌者的受伤感受,一起去面对其中未解的问题,哪怕其中有过错和瑕疵,这个动作本身就是最大的支持。

3. 一起来讨论如何行动

谴责并非最终目的。让人们感到不安全的,正是对于真正问题的否认和回避。这其中的问题包含:

在这个集体中,究竟什么样的行为是被允许的?什么是被禁止的?

我和同学们、老师们共同创建、维护的这个集体中,行为边界究竟是怎样的?

当我面对不公正待遇的时候,我有怎样的表达渠道?我会得到怎样的关注和帮助?

在欺凌发生之后,我是否有机会和老师一起坐下来,安全地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而不被评价和指责)、并和大家一起共同制定和学习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行为规范?

4. 提供专业心理帮助的渠道

欺凌离我们其实很近,而且被欺凌的痛苦可以一直伴随着人们,多少年都难以化解。

我们不仅要关注当下遭遇欺凌的孩子,还应该鼓励身边曾遭受过欺凌,且那段痛苦的经历一直困扰他们至今的亲人、朋友们去寻求专业的心理帮助。

少年的你:在欺凌中,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

关于欺凌对人的长远影响,我们还有一个视频分享给大家——

我们曾经找到了5位童年亲身卷入过校园欺凌的人。

20年前,他们有人曾躲在被子里哭了一个晚上,有人曾被别人把眼镜扔到窗外。有人曾被当作瘟疫一样避之不及,也有人欺凌过别人,或者对面前的欺凌视而不见。

少年的你:在欺凌中,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

“当时他们指着我,让别人来看我,

我觉得像看动物一样”

少年的你:在欺凌中,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

“他们把我的被子打湿了,

我在被子里,特别特别冷,

我就一直哭,哭了一个晚上。”

少年的你:在欺凌中,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

“没人出来制止,一个人也没有。”

20年过去了,当年哭泣的孩子长大了,但被欺凌的创伤,也许很难真正消去。

点开下面视频,听听他们今天如何谈论那段被欺凌的过去:

愿你能看完这个视频

听一听他们的声音

校园欺凌比我们想象的要普遍的多,也隐蔽的多。然而一件坏事,就算再微小,再普遍,再频繁,它也还是坏事。

我们要一直意识到欺凌的存在,关注它,谈论它,抵抗它。

最后用片中那个“旁观者”的话来作为结语。

那个当年亲眼目睹别人被欺负却不敢站出来的男生,想要对以前的自己说:

“去帮帮他,别那么傻站着!”

你可能不是行业专家,但你一定有独特的观点和视角,
赶紧和业内人士分享吧!----文章投稿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清除
联系QQ3410265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