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通网投稿网站
众通网文章投稿

我终于活成了我妈讨厌的样子

众通网欢迎投稿

1.“我讨厌你,像讨厌我自己一样讨厌你”

我的来访者小T,坐在沙盘前摆弄着一座又一座的小房子。这是我见过的房屋最密集的沙盘作品,各式各样,高矮错落,让我以为她想要跟我说万家灯火。

六周前,她来预约咨询,向助理咨询师说她抑制不住地想跑到马路中间冲向公交车,也很喜欢站在高楼的窗口向下看。她手里拿着一张中度抑郁的诊断书,大夫建议她在服药的同时接受心理咨询的帮助。

我看到她年轻的脸上写满了沧桑的故事。

还好,她最大的资源是还有一个想帮她赶快好起来的姐姐。

“小时候我和姐姐就是换了好几个房子住,可它们都是房子,却不是家。因为我们去的是妈妈的男朋友的房子,她换一个男朋友,我们就要搬一次家。那时候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赶快结婚,我想住在一个再也不用搬走的房子里,也就不用再叫那些陌生人‘叔叔’。”

我终于活成了我妈讨厌的样子

但小T她才20岁出头,就已经交过好几个男朋友。她讨厌自己这个样子,对谁都挑剔,对哪段关系都不满意。她讨厌自己像妈妈一样飘来荡去,却又说,印象中妈妈一直教育她要擦亮眼睛找一个对的人好好过日子,可别瞎了眼。

如今妈妈老了,想看女儿们安安稳稳地生活,可她就是做不到。平静下来的时候她也在想,妈妈对于跟那些“叔叔”在一起生活的状态也是厌恶的吧,也是不能自我接纳的吧,她也很想要安定下来吧?

她说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在跟过去的妈妈较劲——“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想让你好过”。

小Q是一位女性化气质明显的男性来访者,精致的高领毛衣,细腻的发色,温润的唇膏,一双细白的手总是恰到好处地交叉放在膝上。

“我和我妈不能见面,一见面就吵架,而且吵架的内容永远都不变,就是她看不上我的穿着打扮,我听不得她还想管我。至今她都在四处动员让大家劝我去当兵,对我说过的最多的话就是‘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

而小Q眼中的妈妈总是灰头土脸、邋里邋遢,一点女人样儿都没有。

妈妈对他很失望,他也对妈妈很失望。

我终于活成了我妈讨厌的样子

还有一些其他的来访者,有男有女。她们的妈妈有的讨厌她们涂口红、穿短裙或嫌弃她们变胖,有的不准她们找二婚当后妈或不让她们离异,有的则每天碎碎念不许抽烟喝酒打麻将……

但无一例外的,他们都朝着妈妈希望的相反方向越走越远:故做放荡样晃来晃去、喝成大醉、丢工作、不生孩子、闪婚闪离……

妈妈讨厌的样子他们都有。

2.为什么妈妈的希望,都成了诅咒

妈妈们都在想,我是为了我的孩子好,我绝不是害他们,让孩子不吃亏是我的责任和义务,我不能让他们将来去吃后悔的果子。那可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难受?

我终于活成了我妈讨厌的样子

可是妈妈们的一颗热心肠,家家户户的孩子都不想要。因为:

° 妈妈们的希望里,总有太多的不信任

人类的幼崽在哺乳动物中是很特殊的,我们需要漫长的时间去发育大脑和身体,所以在几乎前三年的时间内,我们都需要被成年的照顾者全心全意地看管。过了三年,具备了基本的行动力,却也还是无法自行觅食也无法独立行动,自我意识也才处于一点点萌发的阶段。

所以,妈妈们习惯地认为,孩子是弱小的,是不独立的,是需要依赖自己而生存的。妈妈拿着指挥棒去引导孩子,如果孩子没有跟从引导,那就可能马上处于危险状态。

妈妈指挥孩子,几乎成了条件反射,她们不相信孩子可以自己独自完成那些看起来危险的事,她们更不相信孩子居然能够离开自己了。

可在这期间,孩子们必须不断学会认识自己、认识自己与周围事物以及人的关系,也就是形成自我意识。巧的是,这样的时候,是他们最想脱离妈妈的指挥棒的时候。典型的就是,孩子开始频繁地说“不,我不,我不要”。

我终于活成了我妈讨厌的样子

柔弱的孩子的“不”字还不那么有反抗力,妈妈们甚至用一句怒吼就可以镇压。在不断升级的对抗中,妈妈们总是能有新的招数,让孩子听自己的话。

最厉害的一种招数就是,“我都是为你好啊,你就听我的吧”。这句话其实不是希望,而是“诅咒”:你不听我的,总有你吃大亏的时候!

而聪明的孩子们,什么都知道。

° 妈妈们的希望里,总有太多的控制和侵犯

在我们的文化和认知中,我们更倾向于认为母亲和孩子是一体的,比如我们会说“母子连心”,而其实只有自己的十指才是连心的,那才是我们的一部分。

按理说,我们早在分娩的那一刻,就已经脱离了母体,成为单独的个体。没有认清这一现实的,不止孩子,还有母亲。就如同怀孕的过程,母亲在一些意识不到的愤怒中,一边期盼孩子快点成为真正独立的人,一边希望孩子永远都在自己的“子宫”里。

我终于活成了我妈讨厌的样子

如果我们本就是一个整体,那就不需要谈论边界。你就是我的一切,我的就是你的,我的想法也是你的。在此前提下,妈妈们有时甚至很难意识到自己正在侵犯和控制。

最明显的,便是不允许孩子有自由的意志。

但聪明的孩子们,什么都知道。

° 妈妈们的希望里,总有太多的后悔、愤怒和恐惧

家庭咨询中,听过很多的妈妈说类似的话,“如果我像她/他现在拥有这样好的条件,我就能……,要是他/她有点什么,我这辈子就白活了啊……”

听起来这是典型的恨铁不成钢了,但稍微想一想就能知道,这句话明明在表达妈妈们自己的不甘、愤怒和恐惧。愤怒自己当年没有被好好照管,愤怒自己当年不能拥有好的发展平台,愤怒自己没被好好呵护就要来呵护下一代,更是恐惧自己的一切即将不受控地被毁灭了。

我终于活成了我妈讨厌的样子

在这样的家庭里,孩子扮演着那个拥有巨大反抗力的角色,妈妈说的都是错的、妈妈做的都是假的、妈妈想的都是坏的。妈妈们用悔恨来让孩子清醒,用恐惧来让孩子明白,却不见效。

殊不知,孩子们的对抗,最终都是用实际行动去毁掉妈妈的“作品”,当妈妈讨厌自己最钟爱的作品时,她们就会讨厌自己。进而,孩子们就成功用四两拨千斤的方式,深深地表达了他们的攻击。

在这个过程中,恰恰印证了一个理论——下一代心理问题的爆发和凸显,是基因延续过程中的一种自主保护和选择。也就是说,来自母体的有问题的基因,要在自身这一代终结,而不能延续到下一代。所以,看起来孩子身上的问题层出不穷,其实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所有人意识到:我们的基因中存在着这样的问题,不该让这样的问题继续下去。

因为聪明的孩子们,什么都知道。

3.把强硬的希望都变成美好的祝福吧

“我问燕子你为啥来,燕子说,‘管好你自己!’”

刚听到这句笑话的时候,我一下很大声地笑了出来,突然觉得好解气。随即便转发给了我妈。自此之后,这笑话便成了我应对她的“关心”的万能金钥匙。

我终于活成了我妈讨厌的样子

孩子们当然想做不被妈妈讨厌的孩子,妈妈当然更想做不被孩子讨厌的妈妈。

怎么才能做到呢?

是的,不想被讨厌,只有五个字,“管好你自己”。

° 如果我们习惯把希望变成祝福,比如,“女儿,我祝你找到如意郎君,白头到老”。那么这句话到此就可以结束了,点到为止的妙处是妈妈相信女儿会拥有幸福,剩下的便是女儿自主地选择了,她当然也要为自己的选择去负责到底。

° 如果我们习惯把希望变成祝福,比如,“孩子,我祝你能把握住高考的机会,去到你想去的地方”,那最终的结果如何,都不会打破祝福的美好。孩子和父母之间最大的矛盾之一,便是孩子们质疑父母的出发点。

° 如果我们习惯把希望变成祝福,比如,“亲爱的孩子,我把世间最好的祝愿都给你”,那我们一定是心平气和、和颜悦色的,从源头上,我们就不会成为一粒“炸药”。

祝福,是两个单独个体之间平等的关系,没有谁会拒绝别人对自己的祝福,但没有谁会想一直接受别人的管教。

但愿,我们都是口中生莲的妈妈,但愿,我们都是被人祝福的孩子。

你可能不是行业专家,但你一定有独特的观点和视角,
赶紧和业内人士分享吧!----文章投稿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清除
联系QQ3410265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