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通网投稿网站
众通网文章投稿

内疚的罪恶感,成年人哪有那么容易笑

众通网欢迎投稿

我挺会“内疚”的。内疚,它伴随着我长大。

“内疚”一词,拆开来解读,顾名思义是“内在感到愧疚”。

从个人角度来察觉,内疚是对遗憾的一种补偿措施,因为对自己的要求没有达成,内在严厉的父母就会跑出来开始指责内在的小孩,是对自我的攻击;从关系中来琢磨,内疚是给对方造成了伤害(攻击),但自我不接纳也不允许释放攻击性,因为攻击他人从在超我层面会带来罪恶感,感觉背后会有惩罚在等着自己,这种感受比内疚更加让人难以接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内疚感是罪恶感的防御机制。

前者,因为感到愧疚而内疚,后者是感到罪恶而感到内疚,不同的出发点都驶向相同的终点,都会对自我发起攻击。

内疚的罪恶感,成年人哪有那么容易笑

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很难开心起来,纵使郭德纲老师在屏幕前妙语连珠的讲着段子,也懒得扯一扯嘴角,这样的状态着实吓到自己。

许多个辗转反侧的无眠夜晚,不知道问了自己多少遍个为什么,始终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对于自己的不开心,我迫切的需要解决,因为这和我理想的幸福生活背道而驰,着急、担忧和恐慌,这些情绪不约而同的上了同一班列车,在“我”这个终点站下了车。任凭我在马路狂奔,在烧烤摊上痛饮啤酒,但它们还是会在我醒来的一刻出现在身体里,感到无奈与无力,那就索性让它们待着吧。

从骨子里,我发现我好像特别不待见它们,感觉它们是恶魔撒旦派来人间搞破坏的,愈是想远离,愈是靠的紧密。

直到有一天,身体感到不舒服,去医院做检查,胃炎。

我有非常清醒的意识,胃炎不来自生活,而是来自内心。

 

于是,我开始走进咨询室,开始去面对自己的不开心、低落和抑郁,开始向咨询师袒露内心的苦楚,逐渐明白,低落和抑郁背后是内疚在作祟。

看到父母拼命赚钱养活我,我感到内疚;在外吃了一餐美食,我感到内疚;去远方谋求发展,我感到内疚;没有完成父母的愿望,我感到内疚;没有达成既定的目标,我感到内疚…

父母非常辛苦的养育我,为什么我会内疚?是因为这样会觉得自己很弱,对于与生俱来的全能自恋是一种蔑视,更是一份强大的攻击,“我”就是神,竟然还需要别人的来照顾,这是令人难以容忍的。

 

出远门工作,为什么也会内疚?那是因为我会觉得自己很“坏”,父母会指着鼻子骂我不孝顺。深入探索一番,“不孝顺”是外界对我的批评和指责,是社会文化道德对我的打压,在这样的背景下,我的行为是离经叛道的,不被接纳的,但这与真实的自我却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并且这场战役,我遗憾败北。

我看到了自己难以开心和兴奋的根源,与父母长久的相处,他们的情感模式潜移默化的内设到心里。我的不开心是对他们的认同,开心是对他们的背叛,于是不开心就成了我潜意识的需要。

于是就有了这样的结果:没有了内疚来折磨自己,我会觉得不好意思。

享受道德上的优越感,是人性的弱点之一,这是一个让我们每个人都难以逃脱的诱惑。

你可能不是行业专家,但你一定有独特的观点和视角,
赶紧和业内人士分享吧!----文章投稿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清除
联系QQ3410265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