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通网投稿网站
众通网文章投稿

我们为什么那没努力,原来是恐惧在作祟

众通网欢迎投稿

亲密关系,或许是我们面对自己受惊吓内在小孩展露的最佳舞台,因此我们总能逃之夭夭。

很多人都有个错误的观念:“恐惧是负面的,我们应当尽可能的避免或客服它。”

至少从我开始接触心理学之前,我和大多数人一样,一直都这么认为。

生命中许多重要的事件,或多或少的都和恐惧或相关的感受联系在一起。比如,害怕失去、害怕受到处罚、怕被拆穿、怕被拒绝、患得患失、害怕亲密,或是害怕失控。

这些心理活动背后是一只无形的恐惧的手随意操纵着,我们面对其强大而神秘,感到束手无策。

我们为什么那没努力,原来是恐惧在作祟

竟然恐惧如此具有震慑力,我们能做的可能是当恐惧来临时,第一时间去拒绝它或是压制它。

具有这类反应的人群大多出现在“丛林”的环境中,他们被成功或失败、形象价值所左右,生活在魅力或权力为基础的社会阶层中,而主导这一切的是内在恐惧和害怕。在竞争激烈的“丛林”中,他们要学会压抑恐惧的情绪,要强迫使用补偿机制避开自己的脆弱和无助,否则迎面而来的冲击将使他们分崩离析。

生活在“丛林”中的人还有另外一个特点,他们或许是在压力、紧张和不断的比较下长大的,这样的氛围会促成他们养成一个对自我的标准和规则,更直接的说,这样的标准和规则是社会文化施加于他们的要求。

他们渴望被看见、被理解、被认可,这种制约深深影响着他们身心灵的发展,自然而无意识的传给下一代。当被这样教育成人时,他们会把大量的恐惧和羞愧掩藏与头脑和身体中,自我逐渐丢失,最终失去了天赋的信任和敞开的机会。

我们为什么那没努力,原来是恐惧在作祟

当我们拒绝恐惧,恐惧就会被推入意识的底层成为潜意识,它在那不易被人察觉,于是它可以尽情地施展它的魔力,阻碍我们正常的生活。

虽然我们习地各种补偿机制来掩饰恐惧,但只要它仍是一股潜在的力量,始终让人惴惴不安,焦虑侵蚀意识,损害天赋和独有的创造力,让人变得情绪混乱、缺乏安全感、疑神疑鬼。正是恐惧毁掉了我们对美好和希望的追求,正是恐惧,让我们无法认识自己最重要的生命本能。

面对恐惧,我给予自己的态度是克服或躲避,它限制了我的生活,让我变成了一个懦夫。在以往经历中,面对它采取措施最多的是对抗。多次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绝不被恐惧打到。

读书时,面对数学几何,这个让我耗费大量脑汁的难题,在紧张的解题过程中,我无数次的把手中的笔砸向墙面,对着题目一阵谩骂;在学游泳时,多次呛水,挥起手臂对着水面一顿乱锤。

最糟糕的是,在处理我和自己亲密连接时,并没有什么帮助。

由着恐惧推着我走,使得我与自己内在的脆弱拉的愈来愈远。遥远的距离形成的裂缝在我和她人的亲密关系中突出的尤为明显。面对以前交往的对象,我总是责备她们需求过多,自寻烦恼,但那却是把自我的脆弱投射给她们,自欺式的遮蔽惊恐的嘴脸。

我们为什么那没努力,原来是恐惧在作祟

我一直以为生活就是这样,到现在我才知道,还有许多可能,许多别的选择。经过多次的自我探索之旅,直到有一天,发现自己总是试着躲避恐惧,究其原因是内在有一位被失败和害怕吓坏了的小男孩,是他需要躲避,需要保护自己免遭伤害。

是他让我时刻保持匆忙、参加具有挑战性的冒险活动、逃避亲密关系。我努力再努力,忙得团团转,取悦别人、寻求别人的肯定和赞同,这所有的一切都只因他对恐惧的适应性反应。

当我看到他时,我开始把注意力和目标从外部环境、从他人身上转向自身,转向那个内在的小男孩,温暖、呵护、倾听、理解,他感受到来自我的照顾和疼惜,脸上逐渐露出笑容,洁白的牙齿似乎向我展示,他从来都是那么的美好和自信,流经血液,刻进骨子里。

我轻轻擦去他头发和衣服上不小心沾染上的灰尘,和他数次的交谈和互动中,他开始信任我,并向我展露他的恐惧和悲伤,内在积压的情绪和泪水随着一次次的宣泄排出体外,许久不见的轻松和惬意再次光临他的身心,见他咯咯的笑了,恐惧的阴霾也终将消散。

他慢慢的通过我看见了这个可爱美好的世界,绿草和鲜花争相斗艳,生机盎然的场景令他欢呼雀跃,他喜欢上了这个大自然,相信世界是充满爱心和关怀,被滋养的感觉着实令他流连忘返。

回头看看因恐惧所形成的裂缝,光线直直地射进内里,他不再因裂缝感到恐惧和羞愧,它成了一道与众不同的风景线,成为连接我和他生命的通道。

你可能不是行业专家,但你一定有独特的观点和视角,
赶紧和业内人士分享吧!----文章投稿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清除
联系QQ3410265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