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通网投稿网站
众通网文章投稿

给父母的信:孩子需要和父母斗争

众通网欢迎投稿

最让人难受痛苦的莫过于对一个人爱恨交加,而这个人大多时候指向我们的父母。

我们既能从父母那尝到被疼爱的甜蜜,又能感受到来自父母藏于爱之下的枷锁。如同一颗酒心糖果,表面那层滋润心田的巧克力融化后,里层被包裹住的烈酒总能使我们失去人生方向,在似醉似醒、意识模糊的状态里与这份绵里藏针般控制妥协。

 

给父母的信:孩子需要和父母斗争

 

然而,我们愈是长大,糖果面层巧克力就愈难抵御烈酒的狂野与奔放。

当毕业那天到来,我们怀揣激情与梦想踏入社会,只为有朝一日拥有属于自己的自由天地,像电影《勇敢的心》里的男主角那样,向着世界呐喊一声freedom。

不带任何牵绊的远走高飞在许多人看来注定是梦一场。生活中的艰苦并不令人难受,来自远方亲人的呼唤却无比煎熬。

小的时候,父母总教导我们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才能过上幸福的日子。父母为我们预设的愿景如梦似幻,我们却坚信这一切会在未来的某一刻成为现实,为此,我们常常挑灯夜战,在文字与数字的海洋里与大浪搏斗,带着信心与勇气乘风破浪,在美梦成真时拥抱父母,欢庆成功喜悦。

欢乐褪去,与父母离别在不远处等候。

给父母的信:孩子需要和父母斗争

我们忘不了他们含泪目送时的隐忍,忘不了岁月如刀刻在脸颊上的繁杂皱纹,忘不了他们两鬓青丝在雪中落寞孤寂地肆意飘散着,这些画面总会在某个特定的时刻自动播放。它不仅勾起了一家人团圆时的温馨,还会让我们在孤独来临时朝着自己的胸口来两拳,狠狠责怪自己不孝顺。

内疚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利刃,看似完好无损的身体早已伤痕累累。寒冷深夜,最怕听到父母的电话铃声,最怕他们照顾不好自己,身体有恙。但有时,命运又那么懂我们,我们害怕什么,它就来什么。

被匆忙和冷涩掩盖的愤怒随之爆发,可悲的是我们连一个宣泄对象都没有,我们怪不了父母,怪不了老天,只能怪自己。

就这样,我们慢慢地感到生活索然无味,旁人眼里的彩色也只剩黑白,许久不见的胡渣在昼夜颠倒中冒了出来,平日里那个干劲十足的我们已消失不见。

直到看见这样一封信,它重新唤醒了生命机体,续上了阔别已久的激情和期望。

我们需要一场战斗。

亲爱的爸爸妈妈:

我希望自己能把这封信写出来。

目前,我们之间的这场斗争是我需要的,我需要这场斗争。我无法告诉你这个,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用言语来表达它。而且跟你讲也没有任何意义。但是,我真的需要这场斗争。特别需要。现在我需要恨你,也需要你能够经受得住。我需要你能够经受得住我对你的憎恨和你对我的憎恨。虽然我也恨这场斗争,但是我需要它。    这场斗争因而何起并不重要:晚上几点回家、家庭作业、要洗的衣服、凌乱的房间、出去玩儿、待在家里、离开、不离开、男朋友、女朋友、没有朋友、坏朋友,都不重要。我需要在这些事情上跟你斗争,而且我需要你反击。

我拼命地需要你抓着绳子的另一端,要抓得紧紧的,特别是当我在绳子的一端胡乱扑腾时,我想在这个我刚感觉到的新世界里寻找抓手和立足之地。过去,我知道自己是谁,你是谁,我们是谁,但是现在我不知道了。现在,我正在探寻自己的极限,有时只有当我使劲拉你手中的绳子,使劲拽你的时候,我才能发现它们。当我把过去的一切都推开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才得以呼吸片刻。我知道你内心渴望我能像过去一样乖。我懂你的心,因为我也渴望能回到从前,然而正是这种渴望让我现在非常痛苦。

我需要这场斗争,而且我需要看到,不管我的情绪是多么的糟糕,多么的强烈,它们都不会将你我摧毁。即使我表现出自己最糟糕的一面,即使“我恨你”,我仍然需要你爱我。为了我们两个人,现在我需要你既要爱自己,也要爱我。我懂得被人讨厌或被人贴上坏蛋标签的感觉。我心里也不好受,但是我需要你包容我并且让其他的成年人帮助你,因为我现在控制不了自己。如果你想把你所有的成年朋友召集在一起,举办一个“在孩子面前挺住的支持团抗议集会”的话,我能接受。或者在背后谈论我,我不在乎。只是不要放弃我。不要放弃这场斗争。我需要它。

这是能够让我明白我的阴影不及我的光明的斗争,这是能够让我明白坏情绪并不意味着关系终结的斗争,这是将教会我如何倾听自己心声的斗争,即使此刻它可能会让别人感到失望。

这场特别的斗争终将会结束,就像任何一场风暴,它将会消散。我会忘记,你也会忘记。然后它又会卷土重来。我将需要你再次抓紧绳子。我需要这个过程,一遍又一遍,持续多年。

我知道你干的这份差事没有内在的让人感到满意的东西。我知道自己很可能永远不会因为你做了什么而感激你,甚至不会承认你的付出。事实上,我很可能会把所有的不快和难过归咎于你,似乎你做的永远都不够。可是,不管多么嘴硬,不管怎么生气,不管如何沉默寡言,我能坚持这场斗争,全靠你的能力。

请紧紧抓住绳子的另一端。请相信,在所有人为我做的事情当中,唯有你所做的最为重要。

爱你,

你的青少年

这是哲学博士、执业心理学家、哈佛大学医学院研究员格雷琴·施梅尔策写给父母的一封信。我原封不动的摘抄了下来,每一个字都能击穿防御,直达心灵。

孩子对父母那份既爱又恨的心理碍于父母的威严总会在准备脱口而出时咽了回去。他们内在有着饱满的能量需要释放,不管是和朋友打闹,还是做一些善意的举动,背后都需要向外延伸的力量做支撑。

当孩子拥有复杂、难以排解的情绪感受时,他们最渴望的是有人能站在身旁,不带任何批评指责地听他们诉说伤心事。有时,即使内在有愤怒也需要有人和他们“过招”,而不是让无处安放的愤怒侵蚀心灵,这会损害孩子的自我。这个人,便是父母。

父母是承接孩子情感的天然容器。当父母有能力与孩子较量时,代表着父母没有孩子想象般弱小,因此孩子也不必为伤害父母而感到难过和愧疚。不仅如此,孩子在较量过后,会对自己的力量和能力有了清晰的认知,这为他日后灵活且有度地运用生命力打下了基础。

给父母的信:孩子需要和父母斗争

人是有潜能的,每个孩子都是生命艺术家。然而,有些父母常常将自己意志强行附加给孩子,并威胁孩子要听命于他们,听话就能得到他们赏赐的糖果,不听话就会遭到他们言语上的毒害,甚至躯体上的侵害。

父母理应知道这样一个事实: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就算是年幼的孩子,他也是作为一个独立的、有自己思想和意识的个体存在于世间,凡事都让孩子听从父母就是在侵犯孩子的自我边界,而边界的功能是保护自我的完整性。

父母需要做的仅仅是引导,用你们的经验和智慧引导孩子发挥本能和天赋,并相信他们能在万千世界里绽放光芒,闪烁自由、自信及独立的光辉。相信,本身就是一种力量。

借用信件最后一句作为结尾:请相信,在所有人为我做的事情当中,唯有你所做的最为重要。

你可能不是行业专家,但你一定有独特的观点和视角,
赶紧和业内人士分享吧!----文章投稿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清除
联系QQ3410265534